年轻人对手机消费热情的下降对换新手机的频率低了?

4月份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34.4%的数据将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惨淡放在了大众面前。年轻人对手机消费热情的下降最让手机厂商头疼,换机周期从一年半延长到三年甚至更长。为什么年轻人不想换手机?

90后李大宇在中国一家领先互联网公司的游戏分销部工作。大型工厂的工人大多走在电子产品消费的前沿,消费能力强,对新趋势敏感。然而,李大宇表示,他已经将近三年半没有更换新手机了,并于2018年9月发布iPhone XR。

其实电池的健康和存储都不够,手机的流畅度也下降了,但等一等iPhone 14。”

不止iPhone安卓用户的更换周期也在延长。vivo执行副总裁,COO胡柏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记得最早的(手机更换周期)是16-18个月,然后是20-24个月,最近是36个月。

今年4月,一个年轻人为什么不想换手机的话题冲上热搜,穷太麻烦手机差不多,年轻人给出了各种理由。

图片[1]-年轻人对手机消费热情的下降对换新手机的频率低了?-嘉湘网

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疯狂增长的鲁莽时代,消费者对更换机器的热情是制造商的动力之一。各种手机品牌层出不穷,很难找到流行的机器。一些渴望更换机器的消费者谴责手机制造商的饥饿营销。

2016年中国手机市场见顶后,出货量连续四年下降。增量市场和股市都不容易做到。年轻人对手机消费热情的下降最让手机厂商头疼,直接反映在数据上。

Canalys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大陆智能手机市场的表现继续落后于全球市场,仅出货7560万台,同比下降 18%。据中国信通研究院报道,4月份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 1769万部,同比下降 34.4%。

一位在武汉工作了11年的手机卖家告诉豹子,今年以来的销量至少比前几年同期下降了50%。手机消费市场并不繁荣,所以我们不得不关注一个问题:为什么年轻人不愿意换手机?

从快消品回到耐用品

2021年9月,iPhone 13刚发布,张牧就想开始,但毕竟不愿意。

张牧手中的iPhone X“服役”了四年,最近他才终于下决心换成iPhone 13.张牧说,他身边有很多类似情况的朋友。

对于年轻人来说,手机突然从快速消费品回到了耐用品。一些网民说:只要我换了一个手机外壳,我就感觉像换了一个新手机。手机越来越贵,但我的需求并没有增加。

2010年,iPhone 4横空出生,之后iPhone4s统治整个智能手机行业,在年轻人中掀起了智能手机的潮流。新闻中甚至有报道称,高中生为了买苹果手机卖肾

此后,国内厂商纷纷赶上,在苹果、三星之外,形成了中兴(兴)华(为)酷(派)联(想)的四强格局。在智能手机激烈竞争的时代,厂商从价格战、手机配置战到传播、用户粉丝管理战都很开心。

对于年轻人来说,手机是日常使用频率最高的最私密、最频繁的电子设备。年轻人愿意为手机品尝新鲜的东西,无论是出于社会需求,还是拍照、存储等功能。根据德勤的一份调查报告,2015年,约70%的智能手机用户在14个发达国家市场每年半更换一次手机。

到2022年,手机消费大幅下降。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4月份各类商品零售额同比大幅下降,其中通信设备零售额同比下降21.但粮油、食品、饮料、中药等零售额同比增长。

其中,年轻人购买预期的下降最大化了手机制造商。4月初,为什么年轻人不喜欢换手机的话题冲上了热门搜索。易佳手机创始人刘作虎趁机在微博上做了一个小调查,问粉丝们有多久没换手机了。评论区最常见的是2019年易佳发布的旗舰手机7Pro,这也意味着这些粉丝手中的机型还是三年前的。

OPPO旗下子品牌Realme中国区总裁徐起直言,整个市场下行的明显原因是疫情给换机周期和消费能力带来了巨大挑战。

今年以来,上海、北京等大城市因疫情暂时停产,打乱了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直接影响了消费者的收入水平和消费预期,尤其是年轻人。囤货等日常消费成为主流消费,手机回归耐用品本质。

深圳一位拥有15年工作经验的手机卖家老马分析说,许多年轻消费者购物是基于信用卡或支付宝华北消费等信用消费。对未来缺乏信心自然会减少信用消费。在整体经济环境下,一些客户减少消费,一些客户选择更便宜的品牌或型号。

天丰国际分析师郭明在最新调查中指出,一些证据表明,消费者信心下降和通货膨胀因素破坏了消费电子产品的需求。更致命的是,需求正在消失,而不是延迟。

一方面,疫情削弱了年轻人的消费能力,另一方面也迫使年轻人增强储蓄意识。

去年10月,富达国际发布的2021年《中国养老前景调查报告》显示,年轻一代月储蓄比例正在上升,月平均储蓄金额为1624元,创三年来新高。与此同时,年轻人开始热衷于购买保值产品,而手机显然没有这样的价值。

疫情不仅改变了消费者的收入水平和预期,也直接影响了年轻人的社交频率。因为长期在家公办和上网课,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手机在社交中的重要性,进一步影响了年轻人换机的热情。

手机厂商难辞其咎

年轻人不愿意换手机。除了疫情引发的连锁反应,手机厂商本身也存在突出问题。

首先,为了取悦用户在设计产品时疯狂堆放材料,特别是芯片技术的快速发展,智能手机的整体性能显著提高,对绝大多数普通用户来说,手机性能冗余,日常使用两三年,高端旗舰机服务三五年并不少见。

当然,手机性能冗余不能称之为问题,这是对消费者的积极影响,但它确实让更务实的消费者认为没有必要更新。

虽然性能冗余,但新机创新明显疲软。

自从iPhone X此后,主流智能手机的外观没有革命性的改善。iPhone除了刘海屏,Android制造商还在使用更高比例的挖孔屏和曲面屏,而真正的全屏设计屏下摄像头远非主流。

当屏幕没有比例时,手机制造商开始忙于发明颜色,比如iPhone远峰蓝,小米原野绿,vivo的百里丹霞,荣耀的墨玉青,OPPO逍遥青等,赶上了口红号的复杂性。颜色对经常更换手机壳的用户毫无用处。

另外,在配置上,手机厂商往往拼快充,你100瓦我120瓦;摄像头越来越多,像素越来越高,甚至上亿。大多数用户对一些无效的内卷没有强烈的感知。

在消费者能感知到的软件上,没有进步,比如5G虽然手机已经成为主流,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匹配的软件应用,甚至很多用户为了降低功耗而关闭5G功能。

总之,现在智能手机越来越平庸,挤牙膏升级让消费者缺乏新鲜感,更别说惊艳的黑科技了。

另一个劝年轻人换机的问题是手机价格不断上涨。

一位在深圳工作了14年的手机卖家告诉《豹变》,他今年的销量和往年差不多,因为他降低了手机价格。

自2017年以来,当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开始下降时,手机制造商看到薄利多销不起作用,开始打出溢价的想法,纷纷进军高端化。特别是华为受制裁以后,小米、OPPO、vivo抢占高端手机市场的野心越来越大。

对于消费者来说,手机制造商进入高端市场最重要的变化之一是旗舰机器的零售价格有所上涨。此外,近年来手机供应链紧张,芯片等部件价格上涨,导致手机成本上升,手机厂商不得不涨价出售。

根据《Canalys 2021年智能手机市场分析报告,2021年智能手机平均售价同比上涨10%;Counterpoint数据显示,中国市场手机平均售价已从1500元至2000元增加到2700元至3000元。

根据小米的财务报告,小米手机今年一季度的平均手机是1188.5元创历史新高,比2018年同期高45%。部分原因是高端手机销量增加,平均手机价格上涨。

数据来源:小米财务报告

随着手机价格的不断上涨,性能变化的空间不大,与年轻人需求的实际矛盾越来越突出,手机厂商很难双手抓。

如何破解?

如何缩短消费者,尤其是年轻人的更换周期?提高居民收入水平和预期无疑很重要,但这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解决的问题。

目前,一些地方政府已经开始采取措施促进居民消费。

5月23日,深圳市多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促进消费持续恢复的若干措施》。其中就提出“开展消费电子产品促销活动”,对购买符合条件的手机、电脑等产品,按照销售价格的15%给予补贴,每人累计最高2000元。

此外,东莞市政府6月1日还发布通知,将提供6000万元专项资金,促进购买手机等电子产品的消费和购买补贴。

当然,地方政府的消费补贴只能暂时治标。为了治本,手机制造商需要推出真正有吸引力和创新的产品。例如,折叠屏幕手机被视为探索方向。

除苹果、小米、华为外,自2019年三星、华为相继发布折叠屏手机以来OPPO、荣耀和vivo全球主流手机厂商都推出了折叠屏产品。

国际数据公司(IDC)报告显示,2021年全球折叠屏手机出货量约710万部,约占全球智能手机的0%.5%。其中,折叠屏手机在中国市场的出货量约为150万部,占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的不到0%.其中华为获得近半壁江山,三星占28%.市场份额的8%。

也就是说,折叠屏手机看起来像一片巨大的蓝海。vivo执行副总裁胡柏山认为,折叠屏是未来2-3年智能机手机市场细分的增量市场,且增速会非常快,预计未来几年将有10倍量级的增长。荣耀CEO赵明的预测更加乐观,他认为今年折叠屏手机市场可以实现10倍的增长。

虽然手机制造商充满信心,但折叠屏幕市场的潜力尚不清楚,高价仍然是折叠屏幕手机数量的一座山。如果折叠屏幕手机真的不能吸引年轻人消费,那么进入海外市场是手机制造商应对中国手机市场低迷的另一手准备。

根据中国信通院今年一季度的数据,中国5G77手机渗透率.7%,而IDC数据称全球5G手机渗透率只有50%左右。这意味着海外市场还有更大的竞争空间。

小米不满足于一直在欧洲和拉丁美洲市场欧洲和拉丁美洲市场努力工作,目前表现良好。因此,在今年第一季度,虽然小米的出货量只能在中国市场排名第五,但仅次于三星和苹果。

荣耀刚刚在中国市场站稳脚跟,5月初宣布全面启动海外市场销售。荣耀此前曾告诉《豹变》,将重点关注欧洲、中东、亚太地区、拉丁美洲等约20个核心国家。

今年年初,vivo创始人沈伟看到疫情影响全球经济低迷,手机行业竞争激烈,用户需求与时俱进,称2022年将是智能手机行业最具挑战性的一年。事实上,如果疫情的影响继续存在,手机制造商仍然缺乏革命性的创新,2022年可能只是行业衰退的一个片段。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